上海就是一个巨大的线下现场,有营 HOUSE 该如何成为这其中的翘楚?

从《花火》主编、《萌芽》杂志编辑,到韩寒《独唱团》主创,“ one ” 执行主编,小饭的文学生涯几乎包含了所有 90 后文艺青年的回忆。如今,他从线上走到了线下,作为 “有营 HOUSE ” 的主理人坐到了我们的镜头前。

十年如一日的文字工作,莫不是出于一腔热爱,很难有人善始善终。小饭对文字的感情也十分复杂:“文字也好,音乐电影建筑也好,它们其实都是很多东西的母体。现在大家的教育水平都很高,很难说你爱文字是一种标榜,甚至会产生优越感。文字有它自己不能描述的美学,而且它不是一套标准的美学,它有各种形态的美学。所以我喜欢文字,信赖文字,但是我还是对文字保持一些质疑,它在表达上存在误解,在历史过程中也存在分歧异化。想的多其实不好,你把文字当工具使用,可能是最合适的。”

文字的魅力无法笔量,它可以记录平淡日子里的刺,亦可记录跌宕起伏中的一丝恬淡。但它的力量有限的,一篇文章可以调动万千读者的情感,但不能让彼此交流。小饭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发表一篇文章,可以迅速的传达到几千几万人手机上。但是它也有孱弱没有温度的一面,我们很难直接的去体会到读者的情感。人与人之间交往需要有一种温度感,面对面交流我可以从你的微表情、穿着打扮,甚至从说话节奏上来体会情绪波动,这一定是更有趣的一件事情。”

常年做线上作品的小饭,非常期待每次读书交流会或者见面会,他形容像是见到了 “屏幕中的恋人” 一般,开心至极。“我觉得线上人与人交往靠估摸,了解的信息和角度是特别小的,但线下角度非常多,我可以看到每个人的故事。有点私心的说,我作为一个还愿意写作的人,以后希望还能写出一点东西,我更愿意去了解人。” 小饭说道。

基于这样的思考,小饭终于决定跳出线上的局限,打造文艺青年聚集的线下空间。而线下就像是骨干的现实远没有想象中丰满,单是有营目前这占地近一千平的空间,小饭就寻找了半年之多,加之装修、消防、食品安全等监管,使落地变得困难重重。

文艺青年不多了?

终于,2016 年,有营 HOUSE 挂牌落地,取名 “ you in house ”,也意为文艺青年之家。小饭想将所有文艺青年喜爱的活动,诸如看电影、听演出、读书、看脱口秀、听讲座、看展览等都集合在这一空间中完成。但后来放过几次午夜电影之后,小饭发现 “文艺青年没有想象的多”。

“因为娱乐需求要大于文艺需求,文艺更多的是一个人的修养,但是娱乐它可能是一个群体行为。这一点我我是做出了一些改变的,我希望是能够做让更多年轻人喜爱的,更潮流的东西。现在几乎每天会做一些偏娱乐性的音乐秀,脱口秀之类,但是讲座、读书会之类的也会做,但周期相对较长做一期。” 小饭说道。

目前的有营 HOUSE 位于魔都静安区北京西路尚演谷 7 楼,实际面积约 1000 平,场地被分为脱口秀、live 演出、书吧、影厅、酒吧等功能区域。有营和笑果文化(网综《吐槽大会》制作方)达成合作,之后《吐槽大会》的线下青训活动会放在有营举办。每周三举办噗哧开放麦活动,不定时会有吐槽大会的嘉宾前来串场。除此之外,读书大爆炸、魔术秀、乐队巡演,创意集市等活动都在这个空间中定期举办。

读书大爆炸是小饭他们近期推出的活动,也是最符合他最初想法的活动。小饭介绍说:“我会邀请能邀请到的所有作者,比如用出版社畅销书,或是大家关心一本书来做主题,然后邀请我的演员朋友、签约艺人、音乐人或作家作多方面的解读,让更多的人愿意去读书。我们的口号是解救你这些年的不读书?现在读书其实成本很高,它需要大量的时间,相对安静的环境。我们会读书变成一个另外的形式,也许是演唱,也许是脱口秀,让大家对书产生兴趣,我希望大家像唱歌打麻将一样去读书。”

除了与笑果文化、开心麻花等流量 IP 合作之外,有营也在致力于做自己的原创内容,小饭设想中,未来自制和入驻内容的比例会努力向  8:2  靠近。“我希望他们(笑果文化、开心麻花)能够在这边丰富我们演出内容,同时我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无论是管理上的,还是演出上的,还是执行上的细节。” 小饭说道。目前有营旗下已有音乐秀、读书秀等自制线下节目,签约脱口秀、rapper、民谣艺人等十余人,并逐渐走出去 “走穴” 打响名声。

打造线下上海文艺地标

对于未来的布局,小饭也有自己精细的打算,自称有三步走战略。第一步希望有营 HOUSE 成为一个文艺地标。如果来上海会来有营打开文娱消费,就像去北京就会想到 798 ,去纽约就会想到百老汇。第二步希望有营成为一个厂牌,一个 MCN 公司,签约有潜力的艺人,发掘很多未来之星,然后分发到各个平台展演,兑现价值。第三步希望有营成为一个平台,甚至一个制作公司,当足够有经验的时候,便会制作自营节目,不再局限于线下。

在盈利方面,有营在票务上设有单次进场、包年会员两种收费模式,人气活动单独收费,另外观众入场后还会产生餐饮、周边购买等二次消费。同时有营业接受 B 端企业的商业租用,但会对客户有所筛选。

小饭坦言,有营还不是个特别盈利的公司,但是他并不担心。“只要不亏钱就行,文化公司嘛,品牌是很重要的内容是很重要的,一个真正好内容变现通常需要好几年时间,尤其是在内容上演出上、一个歌手,你可能培养他 3 到 5 年,他才能帮你挣钱,都有可能的。”

从十年文字工作者到线下文创空间创业者,小饭经历过以笔墨话古今的理想生活,也经历过现实与理想的磨砺冲击。我问他是理想主义者还是现实主义者,他避而不答反而笑嘻嘻地说:“坦率地说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本质上我是一个有丧感的人,我发现世界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当然它有美好的一面。我一直认为人世间最大的力量和爱,其实是悲悯,是恻隐之心。我也有乐观的一面,比如说做生意,我始终觉得虽然很艰难,但一定还有出路。悲观主义者也可以活得也像一朵花,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