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pixabay

“技术开放” 已经成为了近年来商业市场上的流行战略。因为在群雄角逐的科技时代,企业想做大做强,不能完全指望自身在技术能力方面拥有绝对的独特优势。而生态、赋能、平台化则会体现了一个企业的高瞻远瞩,特别是对于 BAT、谷歌、微软等科技巨头来说。

比如,银行金融机构等传统行业的升级与数字化赋能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尽管是科技巨头也不能一家独大包揽所有业务。这时,“技术开放” 则是一个最优的选择。

“未来金融服务会像自来水一样触手可及,无时无刻, 只要你打开水龙头,活水自然来。” 蚂蚁金服董事长兼 CEO 井贤栋曾表示,技术和金融正在加速融合。蚂蚁金服副总裁刘伟光也认为,银行将从单纯的 “金融服务商” 转变为 “综合类生活服务商”。“超过 60% 以上金融服务将隐藏在各个生活场景中,金融服务将随手可得。” 他说。而实现这些美好远景的当务之急则是银行的数字化转型。

为了加速银行的数字化转型,金融科技公司提出了 “金融科技开放”,旨在以自身积累的技术实力助力银行不断地进行技术迭代,对一些技术研发较为弱势的机构进行整体的技术输出,帮助他们解决数字化转型的问题。蚂蚁金服则是 “金融科技开放” 的实践者。

据刘伟光介绍,2017 年,蚂蚁金服启动了金融科技开放。根据官网资料显示,蚂蚁金服开放的技术共有数百种。当前蚂蚁金服主要是推行 “ BASIC ” 开放战略,其中 BASIC 分别表示 Blockchain  (伟德国际)、AI(金融智能)、Security(安全风控)、 IoT(物联网)和 Computing(计算)五大技术领域。其行业解决方案则包括数字银行解决方案、数字保险解决方案等,产品主要包括金融智能、伟德国际、金融安全、金融分布式架构、移动开发、金融分布式数据库六个方面。

“我们不能完全用蚂蚁技术的经验告诉银行:你用我们的技术就可以实现数字化转型。我们更加致力于用技术和对业务洞察与金融机构一起合作,共同加速整个中国金融产业的数字化转型。” 他在上海的 ATEC 城市峰会上说道。

蚂蚁金服副总裁刘伟光

值得一提的是,在金融科技开放领域,蚂蚁金服已经有许多落地案例。如,其与广发银行和中国人保健康的合作。

广发银行引入蚂蚁金服移动开发平台 mPaaS 构建新一代信用卡 “发现精彩” APP 和手机银行两大 App,解决 App 用户体验差、数字化运营能力弱等问题。据介绍,通过蚂蚁移动开发平台 mPaaS,广发大幅提升了 APP 开发和运营性能,其中 “发现精彩” 的启动时间就降低近 70%,同时具备了强大的实时稳定监控能力,保证线上金融服务稳定流畅。

而中国人保健康引入了蚂蚁金服的金融科技能力支持其互联网保险业务的发展。借助蚂蚁金服的金融级分布式架构 SOFAStack(Scalable Open Financial ArchitectureStack)和金融级分布式数据库 OceanBase 等技术能力,人保健康构建起对标行业顶尖水平的新一代互联网保险云核心业务系统。据悉,与原电商平台相比,该系统处理能力提升了上千倍,并支持弹性扩容,出单时间达到每秒 1000 单。

这些成绩让刘伟光颇受鼓舞。他透露,其实如今的科技开放之路,蚂蚁金服以前并没有考虑过。“我们最早也是拿来主义,也就是用国外的技术。后来因为国外的技术没有办法走入我们的场景,所以走上自主研发的路。但我们在最开始,并没有想到未来要把技术开放出去。” 他回忆道,当时蚂蚁金服优先考虑技术对于业务的支撑,并没有考虑技术变成商品进行对外开放。

其实,蚂蚁金服的很多高管都曾直言不讳地提及最初的 “拿来主义”。蚂蚁金服副 CTO、副总裁、首席架构师胡喜就曾公开表示,其技术之路从拿来主义到有了自己研发,开发属于中国人自主研发。而正是这样的转变成长过程,让蚂蚁金服在大数据、移动端、物联网等方面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也做了很多探索。顺应银行数字化转型的需求,蚂蚁金服的技术实力积累就如宝剑出鞘一般开放出来。

当然,市场上远不止蚂蚁金服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在做开放,如网信等也在提供技术开放服务。而且,也有很多传统的专业 IT 软件公司在与银行有着很强的合作。不过,基于丰富的探索经验,蚂蚁金服在竞争中持有一定的优势。

据刘伟光介绍,专业软件 IT 公司和银行金融合作时,是自己开发一种产品,有非常清晰的产品未来迭代,发展的计划,会通过客户端的使用不断的迭代,更新功能。“这些公司的确有非常强好的产品化能力,如产品的开发,部署,安装,测试、维护等。” 他说。

蚂蚁金服走向金融机构时,会拥有巨大的场景,这是其差异点。“如我们与银行合作业务端技术时,别人会问我们技术应用的案例。我们回答是:哪家都没用过,就用在支付宝,也和 12306 合作。” 刘伟光解释道,这说明蚂蚁金服有巨大的场景,而且技术是通过实践真刀真枪练出来的。

不过,同时,刘伟光也强调说,金融机构已经习惯了与传统公司的合作流程。所以,蚂蚁金服在走向金融机构时就必须适应这样的过程。“把我们对内的东西变成商品、标准化的服务和运维体系,再开放出去。” 他说。

他强调道,蚂蚁金服在科技开放过程当中,有两个条件:一是产品必须在内部成熟后才可以开放;二是要求产品必须有明确的版本升级,维护、迭代,功能等,同时还需要不断收集金融机构的需求,完善产品。“我们很多能力很强,不过金融机构场景是不同的,所以产品需要不断的迭代。” 他说。此外,他补充表示,在技术与实际业务使用的结合过程中,蚂蚁金服成立了专门的部门把产品进行孵化整理。

据悉,蚂蚁金服的技术开放的群体主要分为两种:一是围绕技术生态,为银行提供很多服务的开发商(ISV)。二是如银行,证券,保险,持牌信托等金融机构。“我们目前开放银行业务主要集中股份制以及城商行,农信,农商等。” 刘伟光介绍道。

谈及 2019 年的计划,刘伟光笑道:“有很多的计划。” 他透露了其中两个。一方面是希望构建新型的生态。“蚂蚁提供的技术不等同于银行的核心系统,我们的技术必须跟 ISV 的应用结合在一起。所以我们现在大力发展生态,团结服务银行的 ISV。” 他说。另一方面,蚂蚁金服则希望在银行业有新型的生态概念。“我们希望通过金融技术的开放能够助力银行盘活用户的粘性、使用率和活跃度。除此之外,我们会将小程序的能力和科技开放结合在一起,帮助银行提升科技水平,同时助力业务团队。” 他说。

“希望今后能让技术能力和银行业务指标中间形成方程式。这不是单纯靠科技就能解决的,而是要通过技术加上生态的合力。” 刘伟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