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亘古不变的微信最近改版了,除了界面变得更清新了之外,最引人注目的是浮在头像上和群组中的蓝色小圆圈。这个被称为时刻视频的功能,甚至还有些神秘,藏在不太显眼的位置,默默的点泡泡已阅,24 小时阅后即焚的时效性。有人说这是微信正式进军短视频前的试水,在此之前,微信只限于推广腾讯出品的微视上。

从 2011 年秒拍、快手诞生,短视频登上互联网大舞台到 2016 年 Papi 酱用首支广告 2200 万元天价将这个行业推向高潮,短视频成为了近几年的超级网红。尤其今年年初抖音短视频大火之后,腾讯推出与之抗衡的 “微视”、主打社交媒体模式的 “美拍”、以剪辑工具为优势的 “小影” 以及从深耕草根文化的 UGC 社区 “快手”。一时间,战火蔓延,逐鹿群雄。

如今,抖音之势似有衰退,我们与数十位受访者的聊天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

我们发现,年轻人越来越不爱抖音,反而年长的人发现了抖音的乐趣。“你认为都是什么样的人刷抖音?” 动点科技的记者问道。

“可能都是一群无聊的人,生活中缺乏什么乐趣的人吧。” 一位刚下班在回家路上的 90 后女孩直言不讳的讲道。

“我们周围的人都很喜欢看抖音,很搞笑,工作无聊的时候刷刷挺解闷的,有时候也会拍些视频上传。” 一位穿着保安服的叔叔笑着说。

这似乎与抖音初始针对年轻人打造音乐短视频的方向有些背道而驰。作为对嘴表演模式 Dubsmash 的中国版学徒,抖音凭借其海量的歌曲曲目,变换多端的剪辑风格,酷炫的呈现方式脱颖而出,逐渐引领年轻人制作创作简短 music MV 的潮流 。随着抖音的火爆,形形色色的人加入,抖音上视频风格开始丰富多彩了起来,但似乎也脱离了控制。2018 年 8 月份因为内容低俗化,抖音、快手等平台被广电总局处罚。此后,抖音平台清理封禁了数万条视频和抖音号,包括第一网红温婉和人美歌甜的莉哥。

即使如此,抖音仍在逐渐丧失年轻人的心。在知乎上,一条 “你为什么讨厌抖音?“的问题引来三千多人来做答。其中 “ 毁歌利器 、消磨审美 、培养跟风 、浪费时间、娱乐至死,抖音是典范。” 的回答获得七千多个赞同。

或许抖音正在逐渐丧失年轻人这一阵地,但是短视频的趋势并没有锐减。碎片化的时间,便捷的观看方式,直观的表达方式都是短视频不可取代的优势。移动设备迅速迭代升级、4G 发展 5G 将至,短视频这一集图像、文字、音乐于一体的高级表达方式在未来仍有广阔的舞台。

在受访中的年轻人中,他们对于未来呈现的视频方式仍有所期待。从快手到抖音,他们对短视频的认知、了解、需求被全面的激发了出来。如今抖音或快手上粗放的 UGC 已经无法满足这代人对内容更高阶的需求,垂直化、精细化的 PGC 内容或许会是未来的主旋律。

在下一阶段,短视频将会以什么内容形式夺回年轻人领地?我们发现,一个新鲜的词汇正逐渐流行起来—— Vlog。流行于 Youtube 的 Vlog 以影像代替文字或相片,写其个人感想,与网友分享生活日常。主题非常广泛,可以是参加大型活动的记录,也可以是日常生活琐事的集合。

Vlog 内容真实、自然,适度剪辑又保持一定真我,这与新生代年轻人 “乐于分享,追求个性 “的风格有些不谋而合。从数据上来看,从 2016 年底开始一直到今天,关键词 “Vlog” 带来的百度搜索数据呈现急剧上升的趋势。敏感的创业者也嗅到了这一动向,曾以视频剪辑为主导的软件 VUE 直接在 logo 后面加上了 VLOG 的字样;短视频社区 “小影” 从 17 年底开始举办 #挑战 21 天 Vlog # 活动。

但目前来看,作为舶来品的 Vlog 在国内仍有其发展的局限性,如何将 10-20 分钟沉浸式的 Vlog 更符合国人碎片化观赏习惯,如何降低拍摄制作门槛,更具有观赏性成为了行业亟待解决的两大难题。

反观短视频行业这一年,从年初直播答题的一时火热到抖音爆火,再到头腾大战,微视横空出世,抖音快手平分南北。受移动设备和互联网的裹挟,短视频的发展步伐永远不会停歇,我们永远期待着有未来更好的产品,用更好的方式记录生活,记录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