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投资老兵” 可能是李红霞非常显眼的一个标签。

众所周知,投资圈内的女性投资人相对较少,而合伙人级别的女性更是凤毛麟角。这让人对伟高达创投合伙人李红霞(Linda)的投资生涯更加好奇。

2005 年加入伟高达创投的时候,李红霞仅 25 岁。毕业于北京大学且拥有新加坡国立大学硕士学位的她,正是在这个节点上正式开始了投资生涯。十几年来,她主要负责中国大陆的投资业务,投资领域涵盖消费互联网、移动应用、金融服务、精准医疗等。据悉,目前,其重点关注电子健康、精准医疗等领域,投资案列包括十分/酷云科技、摩比源集团、悠悠村科技、汉维供应链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等。

“我是比较幸运的。” 回顾自己与伟高达以及投资行业的相遇,李红霞说,“一个人的成长,其实是伴着整个行业的迅速成长而起来的。” 她认为自己在 2005 年加入伟高达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时间点,“回顾整个中国风投历史,2005 年正是蓬勃之始,所以我刚好是在一个最幸福的时间点上加入了这个行业。” 她说。

值得一提的是,2005 年也是伟高达创投创立的时间,所以,李红霞几乎是首批 “元老”,而她之所以能在瞬息万变的 VC 行业和伟高达创投一起走过十几年时光,重要原因是:非常合拍。

同时拥有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伟高达创投在投资策略上有一个特点:似乎每 3 至 5 年,其打法会有一些调整。“这种调整是一个主观调整,是主动出击的做法。” 李红霞说。调整带来的最大挑战,则是对于市场的判断一定要足够深刻。而伟高达创投和李红霞在此方面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方法论。

互联网投资的打法速变

“我的合伙人曾在 1999 年投资了百度。有人可能认为早期互联网时代投资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都是一样的,但仔细分析百度实际上是在从技术、平台、业务上都给了我们高屋建瓴的机会去全览整个行业。” 她表示,如果当时仅仅是投的的垂直信息网站,可能无法看到行业的全貌。“百度是搜索引擎,而索引擎是互联网时代核心驱动力。” 她认为对于市场的分析要抓住关键的核心进行投资,不能浮于表面。

此后,在 2005 年到 2008 年,国内的垂直网站比较火热,但李红霞透露伟高达创投有意识的错开了相关的投资。“我们认为单一性的垂直应用投资,其成功是个概率问题。” 但是人们要用移动互联网却是一个非概率问题,所以她选择了投资发行平台。“平台就是一个流量的集成中心。” 她说。

而后,在 2010 开始,在人民币基金的迅速崛起,移动互联网迎来了黄金发展期。很多底层技术在准确性、稳定性、速度方面已经逐渐达标,行业应用成为了一大方向,其中,金融科技成为了一大热门。而接下来,李红霞认为,电子健康将成为一个很大的潜在投资市场。她透露,电子健康和精准医疗将成为自己接下来重点关注的领域。

电子健康的机会

“很难想象今天午饭可以很轻松地用美团实现,但看病时仍要等五个小时才能看到专家。” 她认为,接下来数十年内,善于运用互联网的这批新兴年轻人会催生大量的专家问诊需求,而与之相对的是医疗资源与需求之间的严重不平衡,这样的缺口潜藏着巨大的早期投资机会。 

当然,解决问诊需求只是李红霞提到的电子健康中一个案列。除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市场需求以外,李红霞还介绍了另外一个使她对该市场关注的原因:伟高达创投的投资分布在三个区域,美国、中国、东南亚。“这三个地区存在一种技术上、生意模式上的互动。在同一个事情的解读上,我们可能在不同的市场上复制类似的成功的故事,” 她补充说。

而电子健康最早源于美国,目前这个想法正在中国落地。有趣的是,中国有很多大量的终端消费者,有着适合电子健康发展的土壤。“这造就了我们中国和美国团队之间的回流和互动。” 她解释道。

不过,从中国医疗行业的实际情况出发,仍然有许多障碍阻挡着互联网、人工智能技术带来变革,其中标准化数据实是一大障碍。对此,李红霞也有自己的看法。

她认为,当大家不把所有的努力都集中在数据的标准化和数据清理上时,就是一个推动行业进步的好开端。“你直接去指示别人的缺点,别人会很难接受。” 李红霞认为,可以配合着精准医疗等公司,反向进行一些数据的提供和抓取。在这个过程之中,自产业链下游往回推动产业链上游数据标准化数据。

至于电子健康和精准医疗服务的机会,她总结了什么样的企业能够占领市场:一是可在线,二是可移动,三是和医生之间形成良好互动,四是给病人提供多元的服务。对于电子健康行业的团队,李红霞并不强调需要复合型的创始团队。“我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是不纠结,质量比较好的团队肯定已经有了很多的解读。同时,我也相信一个行业的突破和创新是由外行人带来的。” 她说。

医药投资的风险分散化

作为实现精准医疗的重要途径,在医药研发方面,李红霞有着不同的见解。伟高达目前主要在投资美国的医药企业,其中 Samumed 是一个典型案列。而在中国则几乎没有相关的医药投资布局。“在全球去看,我们要找的是一个种平台型的制药技术,这样可以完成风险的分散化。” 她表示,药研发有相对的风险,一旦失败的话,可能是整个生意的失败,平台型的技术会提供多几重的保障。

以美国医药企业 Samumed 为例,其主要是在人体生长系统中,找到有效的靶点,通过不停地使用不同的分子化合物、作用于靶点,有希望治疗多种非常重要疾病,如癌症、老年痴呆症、骨关节炎等。骨关节炎治疗在美国有一个巨大的市场,而 Samumed 的平台技术可以用不同的化合物作用同一个靶点的同时,调动原有的生长机制,也可以发出 “不生长” 信号,这种功能可以抑制癌细胞的扩散和繁衍。

所以,在医药投资方面,李红霞认为企业必须有两方面的特质:一是拥有平台性的技术,“哪怕是这个人是某一知识点上的专家,我也要求他有一个平台型的、多元化的增量点。” 她说。二是团队的在整个行业的历史地位,“这决定了他们的融资能力。这门生意最终能够实现跨越,需要要千万级甚至上亿的融资,你的团队能不能接触到这样资源、有没有能力承受都很关键。” 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