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微发白的头发下面是炯炯有神的眼睛,虽然事务缠身,王东晖给人的感觉是稳重从容拥有控制整体节奏的气场,在采访中思路清晰又十分健谈再次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生于 1970 年的王东晖在从事投资工作之前曾在会计师事务所、金山软件等从事多年的财务工作。谈到转型,他评价自己说:“每个人都在试图寻找真正的自己,寻找能够让自己升华激发潜力的工作或生活方式。我其实胆子不大,也不爱冒险,但是有一颗强烈的好奇心。做投资可以有很多项目来对冲风险,也能让我不断学习,所以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职业。”

于是,2011 年王东晖创建了阿米巴资本。成立至今,投资项目超过 130 家,其中包括蘑菇街、快的打车、威马汽车、聚水潭、立刻出行、二维火、晓羊教育、乐言科技、51 赞、传课、阿拉丁等明星项目。

早期投资都想挖独角兽

“投资机构首先要帮助大家赚钱,这是一个很实在的行业,但它是一个慢钱,赚不了快钱。” 王东晖说道,但他又觉得” 做早期投资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基本投十笔会挂掉 9 笔。所以得投出特别高倍数的项目,也就是独角兽。”

每期基金挖掘一个独角兽的目标已经不能满足王东晖了。在阿米巴第一期基金中,他们就挖掘到了蘑菇街、滴滴、快滴这样的 “超级独角兽”,在第二期基金中,又陆续投中了像威马汽车、聚水潭身价增长迅速的企业。“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投中特别伟大的公司,在中国的行业竞争中,它必须是行业内头部的企业,我觉得第三名基本上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如何快人一步挖掘到独角兽企业呢?王东晖分享了三个标准。第一,项目足够早期,他认为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好几个与之类似的项目基本不用花时间去考虑了。第二是项目的天花板足够高,项目有足够的前景和增值的空间。第三是团队有没有 “一招鲜吃遍天下” 的特长。不仅拥有先发优势,团队本身也能够经受住市场和资本的考验。

在投资行业,决定投资与否可能就是瞬息间的事情,王东晖说他了解一个创业者只需要二十分钟。“我有些感性的东西在,比如我会先看他的气场强不强,然后看他的动机高不高,有没有足够的决心和毅力。最后是看他与他做的事情有没有相通之处,之前在行业内有没有积累。看这三点,就足够了解一个创业者了。”

但也有很多惊喜存在,王东晖以近几年投资 SaaS 行业的经验分享:“很多 CEO 是很牛的技术大牛,在行业里做了十几年,但是实现高倍数增长的企业往往是行业外的人做成功的。做早期投资美就美在它永远蕴藏着惊喜,不断的打破你的认知。”

长线自动驾驶和短线企业服务

一直以来,阿米巴资本都比较看重出行领域,陆续投资了快的打车、立刻出行,2017 年跟投了新能源汽车威马汽车。

“汽车被完全自动化数字化这件事强,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王东晖说道。但是目前自动化汽车不管是在供能方面还是安全性方面都存在较大的争议,对此,王东晖总结说:“新能源汽车目前面临一个调整期,在技术方面,还等着像电池,基础充电设施的完善。包括 5G 之后的自动驾驶,都还等着技术方面的提升,才能产生比传统车更大的用户价值。我觉得还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第二点,新能源汽车或者自动驾驶汽车需要更大的启动资金。”

相比较来说,王东晖表示,他在近几年更看好企业级服务的企业。“企业级服务在中国目前面临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中国是跨越式发展,一开始就跳到了 SaaS 级服务。”

于是阿米巴资本的投资方向也在逐步调整,在二期基金中,投资的 60 多企业中,有 20 多个面向 B 端客户的 SAAS 企业,其中不乏有像聚水潭这样的高增长项目。王东晖透露,在三期基金投资的十多个项目中,企业服务的项目也占了大多数。

企业服务行业存在着什么样的机会呢?王东晖提到首先要远离 BAT,他认为 BAT 已经将 C 端的流量霸占的差不多了,而 B 端的业务还刚刚兴起。另外提升目前的在供货和供应链方面,企业服务行业还有很大的机会。

但是做企业级服务又是一件急不来的事情,“比如做 SaaS,前三年其实是很痛苦的,几乎到了第三年才会有稳定的客户,稳定的商业模式。” 王东晖说道。“但是我们也看到一些企业服务行业结合了人工智能,结合提升效率的工具,开始就实现了高速的发展。” 王东晖以二期投资的项目乐言科技举例,乐言科技是人工智能客服服务提供商,通过高质量的智能客服,降低人工客服的占比,提高客服准确度和对话服务质量的稳定性,降低商家成本。“它成立不到三年就能做到几个亿的服务费收益” 王东晖介绍。还有一家叫百应科技的项目,同样也是将大数据、人工智能与企业服务相结合,成立两年多也是现在较大的增值。

“这都是以前我们做企业级服务从来都没听说过。所以说随着生态的连接能力覆盖能力增强,小的效率工具和 SAAS 会相互之间加持,他们会形成一个更效率更高的、更完整的 SAAS 生态。” 王东晖说道。

尽管现在企业服务正处于蓝海,但王东晖认为它仍处于一个早期阶段。“它与 to C 相差的还很远。在企业服务行业呢,我觉得技术往往只占了三分,创新性也占了三分,剩下的最核心的能力是跑腿能力。不管你的产品多么好,多么先进,怎么说服让企业用你的产品才是关键。所以一个好的企业服务企业应该具备非常强的地推能力才行。”